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農民關注

“大包干”的小崗村實現了公有制,還有誰比人民公社好?

2019-12-05 16:44:55  來源:前進的路  作者:老徐
點擊:    評論: (查看)

  “駁馬勇”這組文章剛寫了兩篇,有人說,批馬勇有什么用呢?為什么批馬勇呢?

  這話有點對頭。確實不是批馬勇這個人,而是從馬勇文章的觀點來批“非毛”和歷史虛無主義。

  上一篇《駁馬勇2:從“唯一”到毛澤東“兩論”》是從思想理論基礎上批駁歷史虛無主義。

  今天就談談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馬勇的文章一上來就否定合作化和人民公社。稱之為烏托邦。

  《我們走在大路上》的片頭出現了小崗村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是改革開放的先驅。

  小崗村是有爭議的,但老徐認為這種爭議來自認識和宣傳上的偏差。

  小崗村的“大包干”是承包制的一種方式,一直存在,它還是集體所有制,把它說成是“分田單干”是錯誤的,更不能神話它。

  現在的小崗村到底是一個什么樣子?

  看看一排排別墅,一定是集體規劃修建的,怎么是單干呢?

  從改革開放40年有關小崗村報道看,小崗村是安徽省財政廳承包的,還派了一個處級村書記,財政廳干部沈浩還死在了小崗村,小崗村除建有大包干紀念館還建有沈浩紀念館。我想戰爭年代解放小崗村也可能沒犧牲過一個縣處級干部。

  報道稱,小崗村的別墅是財政廳出錢建的。路是財政廳出錢修的,學校也是財政大規模出錢建的。財政廳還到處聯系企業來贊助和在小崗村建企業。

  現在小崗村的土地承包給了國有公司北大荒集團。

  從《小崗村的故事》一書,有人找到了國家和企業對小崗村這些投資:

  一、1984年,為迎接萬里視察小崗村,縣財政出資為嚴立付、嚴立華、嚴立坤、嚴立學、嚴金昌、關友江六家,各翻蓋了三間瓦房。因為嚴學昌家人多,翻蓋了六間。

  二、1993年經省人大代表嚴宏昌游說,安徽省委的主題聯席會作出承諾:支援1300多萬元!

  小崗村100口人,每人平均10萬元。那個時候的1萬元比現在的100萬還值錢。小崗村真的發達了。

  1995年,滁州市政府的答復涵給小崗村“目前已投資六百六十一萬元”。

  但小崗村的人說小崗村沒有拿到這么多錢。

  三、1997年,解萬里之憂,全國“最佳經濟效益鄉村”加入援助大軍,小崗村僅修路和農科改良就得140萬元。

  四、1998年,最高領導人視察小崗村,一場讓小崗改天換地的工程很快拉開了序幕!建了學校,吃上了自來水、刷墻、修路、改廁所,栽上830棵蜀檜等等。花了多少錢,不是小崗村投資,小崗村也不知道。為了保證蜀檜成活,政府還專門雇了兩位懂業務的工人,吃住在小崗,精心澆水,培土,看護,高溫植樹,居然棵棵成活。

  五、1999年,帶頭分田單干的原隊長嚴宏昌重新在小崗村上任的時候,又得到一系列投資。

  1、為建設“工業園”,省政府批一臺推土機的銀行貸款,嚴又從縣公司開回一臺舊機子。為這兩個‘大家伙’安個‘窩’,省農機公司投資了二十萬元,在小崗村蓋了一處農機大院。

  2、常州柴油機廠支援小崗村一輛客貨兩用車。全椒縣柴油機廠送四輛福田小貨車給小崗村跑運輸。看起來不多,但小崗村20戶人家,一下子兩臺堆土機,五臺汽車,差不多兩戶一臺。

  3、日本駐上海領事館喬木一男愿幫助小崗村建一個養鴨基地,一期投資一千萬日元,先把基地的管理中心大樓建好;二期投資三億日元,再建冷庫和加工廠。日本駐上海領事館隨后就把一千萬日元匯到了鳳陽縣農業局,嚴宏昌及時解決了養鴨基地辦公樓的用地,地皮騰出來后,縣農業局很快組織施工的隊伍。

  4、北京大北農飼科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開發部經理賈泰斌寄來七萬元,用這錢為小崗村家家戶戶挖一口當家塘,緩解小崗人長期缺水的局面。

  5、小崗村和長江村共同修建“友誼路”,村里欠下的那九萬多元電費一直掛在帳上,縣供電局多次催要,找縣政府免掉。

  6、張家港市長江村黨委書記郁全和為了葡萄園之事,沒少來過小崗,諸事不順,但最后長江村還是給每家每戶發了臺彩電,共106臺彩電。

  六、2002年,需要三千萬巨款修茸當地水庫,國務院副總理提筆欽批了。該水庫1958年上馬,1959年建成。

  七、2004年財政廳下派干部沈浩赴任小崗村黨委書記,2005年夏天,四處籌錢,當年年底,第一批住宅新區終于建好,26戶村民搬進新區。爭取到50萬元的資金修路。2006年起,每新建一個標準棚,財政補貼5000元以上。69歲的五保戶韓慶江得了肺結核,沒有錢治病,是沈浩把他送到鎮醫院治愈,沒讓韓慶江花一分錢。

  八、2008年舉國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周年大喜日子的時候,小崗村又收到一批“政治禮品”。友誼路兩側一個式樣的兩層樓同時都在施工。村民說:村里給了每戶兩萬元的補助。村東小區蓋了四排整齊的樓房,住進了二十多戶村民。村西小區是商品化連體別墅式樣的新型小區,緊鄰一個大型集貿市場和一所衛生院,凡愿意在那兒買房的村民,都可以獲得1萬元的補貼。村子建成信息中心,建筑面積將為一千二百平方米,總投資一百八十五萬元。省政府撥款二百萬元建成的大型廣場。大包干紀念館建成耗資六百多萬元。

  有人統計,《小崗故事》中。除去政府項目的投資,僅書中記載的國家、社會先后所提供的錢財物粗略計算在1500萬元之上,以小崗村20戶平均每戶75萬元。

  這是前30年的數目,后來是多少,不知道。因為這本書只寫到30年。

  從中看出,安徽小崗村不是分田單干,而是國有化、政府投資,是公有制,小崗人過上了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社會。

  一個典型全國建設政府投資。

  同是安徽人的馬勇否定毛澤東的合作化和人民公社有什么道理呢?

  小崗村40年的變化證明,只有合作化、公有制,小崗村才有今天的變化和發展。

  它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實實在在的典型。

  馬勇怎么說是烏托邦呢?

  這就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广西快乐10分官网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