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轉基因

華大基因又起訴記者,媒體人嚴峻環境引擔憂!

2019-10-22 04:44:38  來源:微信公眾號“金大衛”  作者:鈣媒體深藍等
點擊:    評論: (查看)

  華大基因又起訴記者!媒體人面臨嚴峻環境引發業界擔憂

  出品|鈣媒體

  編輯|李子琪

  時隔一年,《華大基因被罰!14萬孕婦基因已流到國外,細思極恐》的作者又被華大基因起訴,其作者發文表示,此案是去年與華大基因訴訟案的同一案件,是華大基因就這一案件發起的新一輪起訴,然而,終究是邪不勝正,華大基因被打臉。

  恩怨情仇

  10月26日,一篇名為《華大基因被罰!14萬孕婦基因已流到國外,細思極恐》的文章以科技部處罰為由頭,對14萬孕婦基因的知情權基因外流問題提出質疑,稱“14萬名中國孕婦的基因涉大規模人群采集,14萬孕婦對自己的基因用來研究是否知情,這個研究存在涉外問題,有無批準,有無數據外流等。”文章提到,中國人基因組的獨特病毒DNA暴露在國外,這相當于被他人抓住了咽喉,表達對基因外流的擔憂。

  10月29日,華大基因以名譽侵權為由對其作者進行立案起訴,深圳鹽田區人民法院受理。2019年3月14日,華大基因起訴案在深圳鹽田法院公開審理。

  這個文章在當時影響很廣,而且成功了抓住深交所的目光,令其備受“關愛”并向華大基因發出問詢函,要求說明為什么會有14萬中國人基因這一大數據?華大基因在幾天后作了回復,大致意思就是耍賴皮,不承認有數據流出,強調原始樣本是在國家基因庫。國外機構學者只是學術顧問,提供算法設計等,不承認這事中外合作項目。當然,這只是華大基因單方面說詞,并沒有得到任何一方的認同。

  在這期間,兩者之間的口水戰仍不斷,華大基因CEO尹燁接受南方周末專訪,華大創始人汪建接受《人物》采訪時,分別都對“14萬孕婦基因數據“一事作過回應,而記者也針鋒相對地回應,寫了《華大基因我不是謠言自媒體》、《民族基因的事兒,華大基因的起訴》等文,觸及到了知情權、基因外流、基因武器等幾個敏感性問題。

  金微此舉是對是錯?

  事實上,凡是看過這篇論文的人都清清楚楚,白紙黑字更是一目了然。單從論文的作者來看,一共有24個作者,外籍作者和外國的研究機構共有13個,包括:Stephen Starko Francis、Robert W.Davies、Robin G.Walters、Thorfinn Korneliussen、Melinda A.Yang、Anders Krogh、Anders Albrechtsen、Jay Shendure、Rasmus Nielsen等人,這些人分別來自丹麥、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國,論文原文清清楚楚的有提到外國作者負責案涉研究論文相當一部分篇幅內容的撰寫,并附有“具有同等貢獻”字眼。

  單單從這點看,公眾懷疑該項目是國際合作項目是理所當然的,且外國合作方接觸甚至獲取了基礎研究數據,對14萬孕婦基因檢測項目可能存在中國人人類遺傳資源數據流出境外的疑問顯然是合理的。

  去年10月24日,科技部首次在官網公布人類遺傳資源行政處罰信息,華山醫院與華大基因沒有經過任何允許與牛津大學開展中國人類遺傳資源國際合作研究,華山醫院、華大基因同樣沒有經過任何允許將部分人類遺傳資源信息從網上傳遞到國外。而這些遺傳資源信息就是中國人的基因信息!

  事實勝于雄辯?

  根據企查查資料,深圳華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年,注冊資金40010萬元,為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由十大股東持股,分別是深圳華達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前海華大基因投資企業、深圳和玉高林股權投資合伙企業、中國人壽保險公司、陳世輝、深圳樂華源城投資有限公司、深圳華大三生園科技有限公司、濰坊豐悅泰和股權投資合伙企業、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創業板交易型開放式指數證券投資基金、深圳市國信弘盛股權投資基金。

  華大基因方面認為,該記者把兩件完全不同時間發生的事情進行張冠李戴,刻意關聯,罔顧事實,完全對引述內容不進行核實,甚至出現把“檢驗報告”當作“用戶知情書”的錯誤,最終炮制出“數據已流出國外”的假新聞。鑒于該自媒體內容的煽動性和高敏感,其微信公眾號3天的閱讀量達10萬以上,網絡轉發及報道量已達上萬次,引發公眾恐慌,對華大的品牌聲譽造成傷害。隨后,華大向其發出律師函,并向法院提起訴訟。

  有傳媒業界人士認為,在當下,財經記者面臨著越來越嚴峻的處境,在新聞法保護缺位下,記者學會保護自己變得非常重要。一個愈發文明進步的社會應該給財經記者更多包容與理解。但愿類似起訴事件在中國發生的越來越少。

  索賠10萬+1元!華大基因又起訴記者金微

  2019年09月02日

  來源:深藍財經

  華大基因又要起訴記者金微了。

  今天下午,記者金微發布微博稱,收到了郵政特快專遞寄來的法院傳票。同時聲明表示:“華大基因對我個人起訴、上訴,我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

  金微向傳媒見聞表示,此案是去年與華大基因訴訟案的同一案件,是華大基因就這一案件發起的新一輪起訴。

  一篇論文引發的恩怨

  華大基因與金微的恩怨始于去年十月的一篇論文。

  據記者金微描述,去年10月4日,一篇發布在國際學術期刊《細胞》雜志,題為《無創產前基因組學研究揭示多種復雜形狀的遺傳關聯,病毒感染模式以及中國人群歷史》的論文引起了他的關注。這篇論文的作者除了華大基因研究院,還有多位國外機構學者。

  金微發現該篇論文由華大基因聯合國外科學家研究中國14萬孕婦基因后發表,而這些基因來源于華大基因作無創DNA基因檢測的客戶,根據這些孕婦基因數據,研究出了中國人基因組中獨特病毒DNA分布。金微對這種采摘國內孕婦基因,聯合海外專家研究同時在海外發表論文的行為感到擔憂,原因是他認為這可能涉及中國人基因組的獨特病毒DNA外流問題。

  于是,同年10月26日,記者金微在個人公眾號發文《華大基因被罰!14萬孕婦基因已流到國外,細思極恐》,以科技部處罰為由頭,對14萬孕婦基因的知情權基因外流問題提出質疑,稱“14萬名中國孕婦的基因涉大規模人群采集,14萬孕婦對自己的基因用來研究是否知情,這個研究存在涉外問題,有無批準,有無數據外流等。”文章還提到,中國人基因組的獨特病毒DNA都暴露在國外,這相當于命門被他人掌控,其基因武器的說法更是引起擔憂。

  深交所發函關注 華大基因隨后發起訴訟

  記者金微發布的這篇文章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力,引起深交所的關注。

  去年10月26日,深交所向華大基因發出問詢函,要求說明14萬中國人基因大數據的具體情況。華大基因在幾天后作了回應,否認了數據流出的情況,強調原始樣本是在國家基因庫。國外機構學者只是作學術顧問,提供算法設計等,否認為中外合作項目。

  與此同時,10月26日當天,華大基因對“記者金微”發律師函,稱他是謠言自媒體,刻意關聯,制造恐慌。也就是說,深交所在向華大基因發出問詢函的時候,華大基因向記者金微發出了《律師函》。

  今年3月14日,深圳鹽田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直到今年6月底,深圳鹽田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判決,判決記者金微侵權,但駁回了華大基因經濟損失賠償的訴訟請求。

  1,金微刪文賠禮道歉;2,駁回華大基因經濟損失賠償訴訟請求;3,駁回華大基因10萬律師費訴訟請求;4,華大基因承擔2200元的訴訟費,金微承擔100元。

  但顯然華大基因對于這一判決結果并不滿意,于是就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華大基因對記者金微又發起了新一輪起訴,索賠“10萬+1塊”。

  財經記者該如何保護自己

  近年來,財經記者的職業安全面臨越發嚴峻的考驗。

  傳媒見聞在上周發布的資深財經記者丁青云老師關于“財經記者如何保護自己”的文章中就提到了類似的觀點。丁青云認為,陳永洲案件撕開了一個可怕的缺口,社會對報道的準確度要求越來越高,甚至有苛刻的趨勢,記者的批評報道,越來越不能允許出錯,甚至個別數據的出錯,都有可能引起強勢公司以“損害企業商業信譽罪”反擊。

  在新聞法保護缺位下,記者學會保護自己變得非常重要。那么財經記者在報道中該如何的保護自己呢?丁青云老師給出了以下建議:

  最重要的是,首先必須保證自己是干凈的。所謂“寫軟文收錢不要臉,寫硬文收錢不要命”。記者生涯,大概能提供我們每個人中等水準的生活。若想利用記者職業發財,那是極其危險的。

  二是注意調查取證的保存。很多記者做的報道是跟蹤報道,時間跨度可能長達幾個月甚至更長。最近,一家上市公司公告對我“保留法律追訴責任”,事實上針對的報道內容是我3年前報道的,我不過是在最新報道中再次引述了而已。

  證據的保存是被大部分記者忽略的事情。經歷了第一次官司后,我開始意識到這個問題的重要性。通常記者錄音筆空間用完之后,大部分記者會進行清除。對一些重要報道,最好對每一段錄音進行標注時間地點,對每個紙質證據文檔掃描壓縮文件保存,并進行備份。同時,紙質一手證據一定要用特定文件夾保存上鎖。

  特別注意你的爆料人。從我的經驗看,爆料人爆料都有自己的目的,當然這并不妨礙我們做新聞。很多爆料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往往會夸大事實本身,甚至是提供錯誤事實,故意誤導記者。記者在報道過程中,一定要做好平衡。

  身為記者,要對復雜的社會和人性有清醒的認識,無論哪一方都要進行充分采訪和平衡。今年初,我做了一個關于某保健品公司造假的報道,報道出來后,該公司老板設局讓爆料人收錢,后者當場被警方帶走。警方對爆料人的定性便由涉嫌“誹謗”變成了涉嫌“敲詐勒索”。

  此外,建議你手機里隨時保存著報社法務部同事的手機號碼。一到關鍵時刻,自己拿不準問題時,隨時咨詢。當警方找上門時,第一時間聯系法務。

  附事件時間順序表:

  2018年10月4日,國際學術期刊《細胞》雜志發表題為《無創產前基因組學研究揭示多種復雜形狀的遺傳關聯,病毒感染模式以及中國人群歷史》,論文作者除了華大基因研究院,還有多位國外機構學者。

  10月6日,新華社以《迄今最大規模的中國人基因組測序》為題進行報道,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用“無創產前基因檢測”技術收集了超過14萬名中國孕婦的部分基因組樣本,進行了大規模的中國人基因組測序,這次的測序對象約占中國總人口的萬分之一,除漢族外還覆蓋了36個少數民族,研究確認了與身高和身體質量指數(BMI)等表型有關的新的遺傳位點,還發現了中國人基因組中獨特的病毒DNA分布。

  10月24日,科技部首次在官網公布人類遺傳資源行政處罰信息,公告稱,華山醫院與華大基因未經許可與牛津大學開展中國人類遺傳資源國際合作研究,華山醫院、華大基因未經許可將部分人類遺傳資源信息從網上傳遞出境。

  10月26日,記者金微在個人公眾號發文《華大基因被罰!14萬孕婦基因已流到國外,細思極恐》,以科技部處罰為由頭,對14萬孕婦基因的知情權基因外流問題提出質疑,稱“14萬名中國孕婦的基因涉大規模人群采集,14萬孕婦對自己的基因用來研究是否知情,這個研究存在涉外問題,有無批準,有無數據外流等。”

  10月26日,華大基因發表公開聲明,稱自媒體是“張冠李戴,刻意關聯,制造恐慌”,并向記者金微發出律師函。

  10月26日晚,深交所對華大基因發出問詢函,要求說明“14萬中國人基因大數據”項目是否與外方機構或個人存在合作,如是請詳細說明合作原因、合作模式、研究成果歸屬情況、項目的最新進展等,樣本及數據是否存在向外方機構或個人泄漏的風險。”

  10月28日,華大基因回復稱:“14 萬中國人基因大數據”項目無外方合作機構。本次論文署名的國外作者系學術顧問,并未參與到任何接觸到原始數據的分析工作,僅在科研思路、算法設計方面給予智力貢獻,項目原始數據均存放于深圳國家基因庫,項目分析工作均在境內由中國科研團隊完成。

  10月30日,記者金微發表自辯文《華大基因,我不是謠言自媒體》,清澄華大基因所謂造謠自媒體說法,同時對華大基因的回復作出幾點質疑;

  10月31日,華大基因官方微博回應記者金微,稱深圳法院已立案,“我們不想打口水戰,更不會私用輿論泄憤。法庭見!”同日,深圳鹽田法院電話聯系金微明確立案,名譽侵權。

  11月8日,《南方周末》刊登華大基因CEO尹燁的自辯文《把我們往賣國賊寫,能不生氣嗎》,回應記者金微的質疑,對于基因武器稱:“從理論上講,做成生物武器的可能性極低。針對某一“人種”的基因武器不太可能實現。”

  11月8日,中國國防報發表文章《基因戰爭,籠罩人類的新陰影》:14萬孕婦基因沸沸揚揚。“足夠數量的人類遺傳基因樣本,能讓一些國家研制出專門的“基因武器”、“人種基因武器”,或成籠罩在世人頭上新的陰影,不得不防。俄羅斯總統普京證實有人有目的地采集俄羅斯人的生物樣。”

  11月13日,記者金微正式收到深圳鹽田法院的起訴書,記者金微同時遞交管轄異議申請;

  11月14日,法治周末刊文《基因安全之患》,中國人類遺傳資源管理辦公室主任田保國:“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對自己種族的遺傳資源放任自流。”

  11月15日,英國Nature報道《中國打擊遺傳學違規行為》:1,華大基因的科學家稱不違規;2,科學部首次命名和羞辱那些違反政府1998年引入的共享法規;

  11月20日,記者金微再次發文《民族基因的事兒,華大基因的起訴 》;

  11月27日,深圳鹽田法院下達民事裁定書,駁回管轄異議申請。

  12月7日,記者金微再次向深圳中級人民法院遞交民事上訴狀。

  12月18日,華大基因創始人汪建接受《人物》采訪再度回應14萬孕婦基因案。

  2019年1月,深圳中級人民法院駁回金微上訴,維持管轄異議原判。

  2019年3月14日,14萬孕婦基因案將在深圳鹽田區法院開庭。

  2019年3月21日,新浪、騰訊等發布《華大基因起訴記者金微庭審紀實》;

  2019年5月28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簽署第717號國務院令,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明確:人類遺傳資源包括人類遺傳資源材料和人類遺傳資源信息,人類遺傳資源信息是指利用人類遺傳資源材料產生的數據等信息資料。

  2019年6月18日,深圳鹽田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定金微構成侵權:1,金微刪文賠禮道歉;2,駁回華大基因經濟損失賠償訴訟請求;3,駁回華大基因10萬律師費訴訟請求;4,華大基因承擔2200元的訴訟費,金微承擔100元。

  2019年7月,華大基因不服判決,向深圳中級法院提起上訴,要求索賠10萬+;記者金微亦不服判決,向深圳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要求駁回一審判決;

  雙方互訴案于10月24日在深圳中級人民法院開庭。

  關于此期案件,你怎么看呢?歡迎留言說出你的看法。

  附:金大衛為金微的個人號,金微,財經媒體人,市場觀察者;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广西快乐10分官网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