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王傳利:在解決公平性問題上值得注意的三個方面

2019-10-23 15:04:35  來源:《人民論壇》2019年第27期  作者:王傳利
點擊:    評論: (查看)

  編者按: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新時代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對中國未來相當一段時期內的均衡發展和充分發展,具有重大意義。而均衡發展涉及到社會公平性問題,對比馬克思在1875年撰寫的《哥達綱領批判》中關于公平性問題的論述,需要提醒人們在公平性問題上應注意防止提出脫離現實條件的過高要求;防止夸大分配在解決公平問題過程中的作用;注意區分形式上的公平與實質上的公平問題。

防止提出脫離現實條件許可的不切實際的過高要求

  社會是不斷進步的,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不斷提高的。人們追求美好物質生活的愿望無可厚非,但需明白美好的生活需要辛苦的勞動來創造。全黨決心攻克精準扶貧的最后堡壘,讓全體貧困人口同全國人民一樣共進全面小康社會。但完全消除東西部地區發展的不均衡狀態,消除人民收入差距過大的局面,實現全體人民收入分配更加合理更加有序,尚需時日。對美好生活的愿望催人奮進,但“仰望星空”必須“腳踏實地”,必須把美好生活的愿望立足于現實的基礎上。正如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中所說的,

  【“權利永遠不能超出社會的經濟結構以及由經濟結構所制約的社會的文化發展”。】

  當代中國,畢竟建基于一個經濟文化基礎相對落后的東方古國,盡管經過幾十年的艱苦努力,中國發展取得不小成就,但并沒有改變中國依然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我國社會存在著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國

  【“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問題尚未解決,發展質量和效益還不高,創新能力不夠強,實體經濟水平有待提高,生態環境保護任重道遠;民生領域還有不少短板,脫貧攻堅任務艱巨,城鄉區域發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較大,群眾在就業、教育、醫療、居住、養老等方面面臨不少難題……”】

  這些現象和問題,在我國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是不可避免的。黨和政府不能因為取得了不少發展成就而掉以輕心,全體人民不能提出超越現實社會發展階段的過高要求。到本世紀中葉,我國將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到那時,如同黨的十九大報告所展望的:

  【“我國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將全面提升,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成為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領先的國家,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實現,我國人民將享有更加幸福安康的生活,中華民族將以更加昂揚的姿態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馬克思認為,只有在共產主義的高級階段上,“隨著個人的全面發展生產力也增長起來,而集體財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個時候,才能完全超出資產階級法權的狹隘眼界,社會才能在自己的旗幟上寫上: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發展是硬道理。所以,現階段的中國要“在發展中補齊民生短板、促進社會公平正義”, “堅持在經濟增長的同時實現居民收入同步增長、在勞動生產率提高的同時實現勞動報酬同步提高”。

防止夸大分配在解決公平問題過程中的作用

  在解決分配的公平性方面,生產方式較之于分配方式更加具有決定性意義。在《哥達綱領批判》中,馬克思說:

  【“把所謂分配看做事物的本質并把重點放在它上面,那也是根本錯誤的。”“庸俗的社會主義仿效資產階級經濟學家(一部分民主派又仿效庸俗社會主義)把分配看成并解釋成一種不依賴于生產方式的東西,從而把社會主義描寫為主要是在分配問題上兜圈子。”】

  馬克思主義認為,生產關系中的所有制關系,決定人們在生產中的地位和產品的分配關系。生產條件決定了消費資料的分配方式。在以資本為主導的社會,社會生產的勞動資料、勞動對象、勞動工具掌握在非勞動者手里,勞動者除了勞動力之外一無所有,產品的分配也只能按照有利于非勞動者的方式進行。如果物質的生產條件為勞動者占有,那么,消費資料分配的優勢就要向勞動者傾斜。在當代中國,要想實現和保證在消費資料分配過程中對于勞動人民的公平性,就必須將分配關系置于社會主義的生產關系之下,置于社會主義公有制或者公有制占主導地位的生產資料所有制之下。

  由于我國目前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采用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我國各級政府以社會管理者的身份,通過稅收和財政支出的形式參與國民收入分配,這有利于社會分配的公平性,但較之于公有制主體地位來說,它對促進分配公平性所起的作用相形見絀。如果動搖了社會主義公有制的主體地位,將很難做到讓勞動人民獲得公平性的分配。要保證分配資源時的公平性,就必須鞏固社會主義的基本經濟制度,必須堅持社會主義公有制為主體。當然,也必須為適應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客觀國情而發展非公經濟。所以,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到“必須堅持和完善我國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和分配制度,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還提出

  【“加快國有經濟布局優化、結構調整、戰略性重組,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有效防止國有資產流失”。】

  這對于實現勞動人民的消費資料的公平性分配,具有重大意義。

注意區分形式上的公平與實質上的公平

  黨的十九大報告七次提到“平等”,十二次提到“公平”。社會公平與社會平等有聯系但不盡相同。公平考慮了實現的條件差異性,平等往往不考慮實現的條件差異性。必須強調,在人格地位和尊嚴面前,人人平等,但在消費資料的分配時,如果不關注實現平等的條件性而一味地強調平等,可能事與愿違,實現的恰恰是不平等的結果。顯然,馬克思注意到形式上的公平與實質上的公平問題。在批判哥達綱領時,馬克思提到:

  【“一個人在體力或智力上勝過另一個人,因此在同一時間內提供較多的勞動,或者能夠勞動較長的時間;而勞動,為了要使它能夠成為一種尺度,就必須按照它的時間或強度來確定,不然它就不稱其為尺度了。這種平等的權利,對不同等的勞動來說是不平等的權利。”】

  每個勞動者在體腦能力方面是不同等的,具有強大體力和腦力的勞動者在相同時間里提供相對多的勞動,遵守按勞分配規則,他就可以將體力和腦力的優勢地位轉化為分配生活資料方面的優勢。這是以表面的形式上的公平掩蓋事實上的本質上的不公平。這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難以避免的弊病,有待于未來的高級社會制度加以克服。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到:

  【“要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發展素質教育,推進教育公平”,“努力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

  這里提到的是“教育公平”或“公平教育”,而沒有講要推進“教育平等”或“平等教育”,這是非常智慧的。馬克思針對哥達綱領里的“平等的國民教育”一語,曾經批判道:

  【“他們怎樣理解這句話呢?是不是以為在現代社會里(而所談到的只能是現代社會)教育對一切階級都可能是平等的呢?或者是要求上層階級也被迫降到很低的教育水平——國民小學,即降到不僅唯一適合于雇傭工人的經濟狀況、而且唯一適合于農民的經濟狀況的教育水平呢?”】

  如果在當代中國講教育平等,是不是要將教育資源充沛的發達地區的教育水平向教育相對落后的地區靠攏拉低呢?顯然不是。而是說,對教育資源匱乏的地區,需要采取大幅度傾斜教育資源的政策。

  參考文獻:

  ①《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广西快乐10分官网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