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金微:一身官司,我活出了系統性風險

2019-10-23 10:45:15  來源: 金大衛  作者:金微
點擊:    評論: (查看)

  文 |金微

  我是一個守法公民,一枚北漂,外加一個工作身份:財經記者。

  最近,我惹出了不小的麻煩,連續兩場官司,一場剛判決,一場要開庭。我的媒體同行們,忙著寫稿子賺錢,我在忙著打官司“輸錢”。我的金融朋友用一個專業詞說我“活出了系統性風險”。

  我做錯了什么?

  兩個官司,其實都不是我個人的事,一個關于轉基因,一個關于華大基因。

  轉基因是這樣的,因為我挺小崔,然后轉了曹明華為崔永元正名的文章,結果卻被蓋得排行CEO李鐵告了。

  這邏輯可能你沒有想明白,那篇文章叫《旅美華人:我曾跟隨崔永元在美國拍攝轉基因》,只在一萬兩千字中的第七個小標題部分提到了李鐵寫的轉基因文,曹明華說他是用過時陳舊的信息騙人。可能曹明華為此事太生氣了,就罵了幾句。我因為作過轉基因報道,認同曹明華的文章,就隨手一轉,加了個標題,整了個10萬+。

  這是一場名譽案,一打就打了三年,我曾帶著兩個律師南下打官司,在程序上打掉了對手,結果對方又重新起訴,然后法院判定我轉的文章,其中包括指李鐵心機俵、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等字眼,涉名譽侵權,我沒有盡到審慎義務,賠錢+道歉。

  還有一個官司是華大基因案,一年前,寫了個文質疑華大基因聯合十幾個國家研究14萬孕婦基因,沒有保障知情權,且涉嫌基因外流,深交所、科技部、國防報都關注了。然后,華大基因惱羞成怒,把我告了。

  這一年,我是一邊忙工作,一邊打官司,還要時時應付華大基因的各種輿論狂轟:華大基因立案的時候,炒作一次,我是謠言自媒體,開庭的時候炒作一次,我是謠言自媒體,判決了,炒作一次,我是謠言自媒體。

  很多媒體同行,去過華大基因,受過華大基因的熱情接待,參觀他們的國家基因庫,暢想著未來的基因科技改變生活。

  但華大基因的另一面,爭議不少,華大癌變,糾紛中的王德明被逼跳樓,我當初只是當新聞看看。直到這事落到自己身上,才知道華大基因的公關手段有多黑、整起人來有多狠。他們的公關三天五天的在網上發稿,就一個名譽案,被他們喧染成什么大案要案,說我是造謠自媒體,難逃法網之類的。

  他們四處攻擊我、舉報我,不止發信到主管部門;他們還在上市公司平臺,攻擊我說要取消我的記者證,他們還能聯合科技日報的領導,在頭版開專欄評論“要凈化我”。

  一個組織、一個大集團,從輿論上、行政上、法律上多角度全方位的整你,打擊你。我承認,惹上華大基因,真是我的錯。

  因為打官司,在媒體圈打出了點名氣,最近有幾個同行找我,他們也遇到同樣的問題,寫自媒體或報道,惹上了官司,讓我介紹律師。

  媒體人三天兩頭成被告,吃官司,已是常態,媒體人顧忌自身安全尚無瑕,哪有力量作報道,所以說再讓媒體作什么輿論監管屬于勉為其難。

  現在的正兒八經作點報道的記者可是高危行業,我們國家是沒有新聞法的,只要你做輿論監管類的報道,就存在被告風險,最常見的罪名是名譽侵權。

  媒體名譽侵權案,日漸增長,各類公司已活學活用,據說現在已成了流水線,這一招,既轉移了話題,又可以用法律訴訟拖時間。

  在新聞法缺位的情況下,媒體人,缺乏太多的抗辯法律依據。只要有一點點事實有問題,那么法院判你侵權,沒商量的。

  我的兩個案子,前者因為轉發一篇轉基因文,結果文章中有幾個涉名譽性的詞匯,廣州法院就判你侵權。全然不顧轉基因的影響,再說,轉基因的口水戰、罵戰很常見,我認為曹明華說的在理。再說華大基因案,深圳法院判我侵權,主要依據就是標題那幾個字,文章找不出什么問題。

  我們的法律界,也是有些教條主義,按著民法通則、侵權法、若干司法解釋,一條條的去核對,總能發現侵權的條文,不問前因后果,不講公平正義,更不要說國家民族這類的大是大非問題。

  如果按現在名譽侵權判罰,魯迅得傾家蕩產,當年他寫了那么多罵人的文章,不知要賠多少錢。

  我的兩個官司,都不是我個人的私事,我可以說,我完全是站在公共利益的角度說話,無論是轉基因,還是華大基因,都如此,我不說,就不會有那么多人知道,給予公眾知情權,特別是華大基因14萬孕婦基因案,獲得深交所的問詢,國防報的關注。我是為公眾利益、民族基因發聲,但是一次又一次拉上被告席上,犧牲了時間成本,付出了經濟代價。

  所以,我做錯了什么?這個問題值得反思,好在我的金融朋友說,“你活出了系統性風險,你就沒啥風險了。”

  金微,財經媒體 ,市場觀察者。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广西快乐10分官网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