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金微:基因的權利,就華大基因案的公開信

2019-10-23 18:46:40  來源: 金大衛  作者:金微
點擊:    評論: (查看)

  關心華大基因案的朋友們:

  大家好。華大基因起訴我的案子二審將于本周在深圳開庭審理。

  之前,我收到了深圳法院的專遞和傳票,華大基因對我提起上訴。這一看還有點納悶,因為一審時,華大基因曾高調宣布“又贏了”,各大媒體都報道了。 我看了上訴狀,華大基因是不滿深圳鹽田法院的判決,要向我追討名譽侵權案的經濟損失,還有10萬律師費。

  說白了,就是惦記著我這十幾萬塊錢,對我進行經濟打擊。 華大基因不滿法院判決,我也不服,也上訴了。這個官司一審、二審還會打下去,如果可能還可以打到高院。

  一,案件回顧

  華大基因和我的案子從去年打到現在,打了大半年。很多媒體作過報道,鬧的沸沸揚揚!

  打了一年,華大基因的公關套路無非是三板斧:發函、發稿、起訴。當初發律師函時就是為了平息社會輿論,深圳法院立案時,找媒體炒作一輪,說我是造謠之類;開庭時,再找媒體炒作一輪,判決時,找媒體炒作一輪。得益于華大基因的資源優勢,這個案子現在炒的名聲鶴起。

  華大基因在無限放大著自己的聲音,遇到不利的聲音時,就會投訴、刪稿,我的個人號被投訴刪了數篇文章。他們害怕真相的傳播,為了掩蓋真相,轉移話題,將案子引導到所謂“自媒體造謠”案上,對我進行栽贓扣帽,好像我是有多么的十惡不赦。

  華大基因對外發聲,反反復復就一個主題:我是“謠言自媒體”。我造了什么謠?關注過這個案子的人,大概對這件事來龍去脈已有所了解。 簡單來說:就是華大基因以基因檢測之名,搜集了14萬孕婦的基因,聯合了十幾個國外科學家研究并在國外發表了論文,論文名為《無創產前基因組學研究揭示多種復雜形狀的遺傳關聯,病毒感染模式以及中國人群歷史》。

  新華社紐約時報等紛紛報道,研究涉及民族基因,除漢族外還覆蓋了36個少數民族,研究確認了與身高和身體質量指數(BMI)等表型有關的新的遺傳位點,還發現了中國人基因組中獨特的病毒DNA分布等。

  事件出來,社會上有不少質疑聲,我只是其中之一。我當時寫了篇文章《華大基因被罰!14萬孕婦基因已流到國外,細思極恐》,以科技部處罰為由頭,對14萬孕婦基因的知情權基因外流問題提出質疑,稱“14萬名中國孕婦的基因涉大規模人群采集,14萬孕婦對自己的基因用來研究是否知情,這個研究存在涉外問題,有無批準,有無數據外流等。”

  事件引起科技部、深交所、國防報等關注,也引起社會的一些憂慮。然后,華大基因就惱羞成怒地把我告上法庭。

  這是一件關乎公共利益的事件,任何人都有資格發問、質疑。現在,我成了被告,站在法庭上受審,就算我替他人受審吧。

  這個案子無論華大基因怎么控制輿論,都無法掩蓋這個事實:這個所謂名譽侵權案,涵蓋了一個與大眾相關的議題,即我們的基因權利、基因安全的問題。

  誰的基因?如果說,華大基因你研究的是你們自己的基因,外人無權過問。但華大基因研究的中國人的基因。這就涉及到基因的權利問題。

  二,案件核心

  最近,我聽了華大基因創始人汪建接受專訪,大談基因技術發展、基因科學造福人類。當然,我不是反科學主義者,也沒有反對基因研究,更不反對科學造福人類。我也無意與華大基因為敵。

  我所說的關于是中國人的基因數據、基因安全問題等。

  誰的基因?誰就擁有基因的所有權、知情權、保護權、隱私權等。中國人的基因,中國人理應擁有所有權、隱私權、保護權等。

  14萬孕婦基因事件詭異就如于此:14萬孕婦好像對自己的基因沒有任何權利了,在生育檢測的時被動地授予了華大基因,自此,14萬孕婦的隱私權,保護權、知情權等統統被剝奪。要問起來:華大基因就提供了一份知情權隱諱地用幾個字說“可用于科學研究”。這根本不叫知情告知,這是無視基本的醫學和科學倫理,屬于非法獲取。

  如果事件停留在14萬孕婦這,可能和中國人關系還大。關鍵的是,華大基因利用14萬孕婦基因研究出了中國人獨特的DNA病毒。與每個人都有關,作為普通中國一員,表達下自己對基因安全的關注,難道不可以嗎? 原本我也不想說,因為說這事有風險。畢竟,利益關系錯綜復雜,我也惹不起這么大的上市公司。事實也證明了我的擔憂:我說了,然后遭到各種打擊報復,各種威脅等,法律訴訟只是其一。

  現在,華大基因以名譽侵權為由起訴我,其中,糾結的一個問題就是基因有沒有外流。我當時說的基因外流,以科研為名將14萬孕婦基因流到海外,從研究的外國科學家、到中外科學家聯合作基因檢測、再到基因結論的發表。我認為:14萬孕婦基因存在外流。

  國務院頒布的《人類遺傳資源管理辦法》明確:人類遺傳資源包括人類遺傳資源材料和人類遺傳資源信息,人類遺傳資源信息是指利用人類遺傳資源材料產生的數據等信息資料。

  14萬孕婦基因是中國人的遺傳資源,論文是在此基因上經過大數據分析,得出的具有統計學意義的數據成果,如中國人的基因特征、病毒感染模式等,毫無疑問,這都是中國中國人群體的基因信息,理應該受到更嚴格的保護。現在十幾個國家一起研究,基因的結論都發表在國外,無論是過程還是結果,都涉嫌基因外流。

  這件事,深交所對華大基因問詢了,問詢函提到“14萬中國人樣本及數據是否存在向外方機構或個人泄漏的風險。”華大基因答復深交所時說,“14 萬中國人基因大數據”項目無外方合作機構。本次論文署名的國外作者系學術顧問,并未參與到任何接觸到原始數據的分析工作,僅在科研思路、算法設計方面給予智力貢獻,項目原始數據均存放于深圳國家基因庫,項目分析工作均在境內由中國科研團隊完成。

  如果說,華大基因答復完美,那我不多說什么,但是,從華大基因的論文再到其發表的聲明,有些問題澄而不清。

  我的疑問是:1,華大基因說無外方合作,那13個外國機構又是什么? 2,華大基因說國外作者不接觸數據,他們如何做研究,又如何得出結論?3,論文第二頁作者署名欄里清楚地寫著“這些作者對論文研究有同等貢獻”,怎么又成了署名國外學者是顧問?4,華大基因的官方明確寫著國外學者尼爾森負責現場監督,又如何不接觸數據?5,新華社的報道明確說到“中美科學家進行聯合基因檢測”,怎么又成了外國科學家從沒有參與,也不接觸?

  再說說國家基因庫,華大基因強調14萬孕婦基因數據存于國家基因庫。關于“國家基因庫”是這樣,2011年10月由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財政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四部委批復,并由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組建及運營深圳國家基因庫。2016年9月22日,國家基因庫才運營。

  那么這個14萬孕婦基因數據是如何來的,這個論文寫的很清楚,2012年至2013年采集于國內的100多家醫院,國家基因庫還沒有建立時,華大基因如何將數據存于國家基因庫?這是一個謎。

  這些事實面前,華大基因沒解釋清楚,難以服眾,至少我不服。

  三,打官司問題

  華大基因是在深圳當地法院對我發起的訴訟。我打了兩回管轄異議,希望來北京打,但都被鹽田法院駁回。

  開庭前的舉證階段,華大基因準備了400多頁的證據材料,動用了英法美丹麥等多國家的科學家發表聲明,聲勢確實有些浩大。

  3月14日開庭當天,華大基因派了兩個律師到場,回避了我們的很多問題。庭辯階段,華大基因沒占到什么便宜,很多時候華大基因的律師都被我們壓著打,倒像是一場對原告的審判。因為華大基因的證據存在的問題,變成了自己力圖不停解釋其證據矛盾的以求“自證清白”,卻又越描越黑而不得解脫的一場鬧劇。

  比如華大的證據明確“研究人員需要填寫一份簡單的申請表并發送一份電子郵件就可以獲得可訪問等位基因頻率信息和其他摘要統計數據的賬戶和密碼。”這些研究人員多數又是國外的,這不正支撐了我們對基因外流的質疑嗎?

  我們準備了幾百頁的證據,結果還沒用上場,華大基因即用自己的證據完成反殺,記得我的代理律師當庭明確告訴法官:作為代理人已經足夠斷言,華大基因在所謂14萬中國孕婦基因數據沒有外流方面在公然說謊。

  關于知情權的問題,你們的律師也承認: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檢測數據拿去與13個外國科研機構進行共同研究,并未告知這14萬名中國孕婦,也未獲得任何授權。在華大基因眼里,好像似乎14萬名中國孕婦的基因檢測數據,根本不涉及什么倫理與人格尊嚴及權利,只是華大基因關聯企業可以任意使用和處分的資源。

  四,關于結果

  6月28日,深圳鹽田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1,金微刪文賠禮道歉;2,駁回華大基因經濟損失賠償訴訟請求;3,駁回華大基因10萬律師費訴訟請求;4,華大基因承擔2200元的訴訟費,金微承擔100元。

  我認為,這份判決蜻蜓點水,關鍵問題避而不談,判決書隱去了我方的諸多證據,也完全忽視了爭議主體即華大基因聯合多國科學家發表的研究論文。關于華大基因獲取用于基因數據的合法性、知情權等這些庭審的爭議的焦點問題,判決書上基本沒提。

  現在華大基因既然提起上訴,這些問題可以再辯論。

  但是,就是這個華大基因,從開始就到現在,心思根本不是為了打官司,不是為了維護法律公平,而是把訴訟工具,整我。不僅如此,華大基因起訴我的時候,不止一次地采用卑劣的手段,不斷地向有關部門告黑狀,同時還利用上市公司的平臺不斷地對我進行抹黑攻擊。

  這些手段,無非就是要砸我的飯碗,斷我的經濟來源。總結起來,華大基因整我的各種套路:1,輿論上抹黑攻擊恐嚇,2,當地法院起訴,3,到主管部門舉報,4,利用上市公司資源攻擊;5,聯合科技日報等媒體寫評論等等。

  說句實話,當初我寫這個文章,只是因為關注基因話題,也沒有特別針對華大基因什么,我希望社會關注基因外流、基因安全等問題。我完全是站在社會公共利益、民族基因安全的角度。寫完了,我得到了什么?

  這一年,我很多時間精力花在官司上,我的工作、生活被打亂,打官司是要錢的,為了應訴,有些身心疲憊。我其實是不愿打這官司。如果說當初我還有些公共利益吶喊的沖動,現在,熱情全無,華大基因手段卑劣到家。網絡上各種黑文,各種恐嚇,說什么要讓我傾家蕩產,難逃法網等,通稿+自媒體+幫兇媒體,一遍遍地發黑稿,華大基因的公關就這些爛招。

  近年來,華大基因的糾紛很多,比如華大癌變、王德明糾紛之類的。沒有碰上的時候,當新聞看看,可真要碰上了,才知道華大基因整人之狠毒。所以,我非常理解,與華大基因有過法律糾紛的王德明,為什么會被逼到跳樓。

  想想,我這一年的經歷,華大基因給過我無數的意外和驚嚇:一審的時候,法院把我們留下來談和解的事,結果我還沒走出法院大門,華大基因的公關稿就發到各大媒體上,義正言辭地譴責我造謠;今年七月,我在外工作出差呢,然后被告知,華大基因的舉報信又一次到主管部門,要我寫情況說明;后來,我在上網用百度,結果跳出來自己的名字,嚇我一跳,華大基因利用上市公司互動平臺說要取消我的記者證。更驚悚的是,科技日報在某一天頭版貼了個大字報:點名道姓的要凈化我......華大基因老總們就如獲至寶的在自己朋友圈轉發.......

  華大基因,這些卑鄙的現代化的整人手段,真是開創了一個新高度:心理上、輿論上、行政上、法律上、還在市場上,多角度全方位的打擊你。

  當初,我只是質疑華大基因拿14萬中國人的基因和老外們研究,有沒有保證知情權, 因為知情權、選擇權、所有權等,這是個人對自己基因的權利。我就這么一說,現在這一年,基本上就被華大基因窮追猛打。我是媒體人還好,對那些輿論抹黑還有些免疫力。換其他人呢? 我希望,社會各界能關注這個案子,我不是什么謠言自媒體,我只不過有點激憤,說了一點與大家有關的事“基因的權利”。

  我希望,全國人民來評評理,有華大基因這么整人嗎?再說,14萬孕婦研究背后,是關系13億中國人的基因權利問題。

  金微

  2019年10月18日星期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广西快乐10分官网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