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一場蓄謀已久的“敲詐勒索”案

2019-12-06 12:24:17  來源:天下說法  作者:吳老絲
點擊:    評論: (查看)

  2018年10月9日,鄲城縣公安局有組織犯罪偵查大隊接到前縣委書記劉某方的實名報案,稱當地民營企業家申宗某對他敲詐勒索。

  小老板敲詐勒索前縣委書記,書記親自報案,而且還是有組織犯罪偵查大隊接案,這事兒有點意思。

  01 一篇帖子引發的報案

  鄲城,是一個不通火車的地方,屬于河南省周口市下面的一個小縣城。劉某方在此深耕多年。2004年,他從項城市委副書記的位置上,平調到鄲城當縣委副書記、縣長,2007年升任縣委書記。2012年至2017年,再升任周口市副市長。若沒有這個申宗某,他的仕途本來可以走得更遠。

  這起“敲詐勒索”案的爆發,源于一篇報道,確切地說,是一篇帖子。帖子的題目是:《河南周口市原副市長130萬買輛“要命車”》,作者是朱某峰,發帖的網站是人民監督網,時間為2018年9月11日。

  這篇帖子的內容,現在還能在網上找到。該帖稱:“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常委、周口市原副市長劉某方的兒子劉某新就讀中央財經大學會計學院期間,劉某方指使北京商人S先生,為其子劉某新購買一汽大眾寶來灰色轎車一輛,懸掛北京牌照。2010年劉某方擔任鄲城縣縣委書記期間,還讓北京商人S先生購買德國原裝進口大眾途銳供其享受,也懸掛北京牌照。”文中貼了車輛照片,提供了具體的線索材料。

  朱某峰的頭銜,是“公民記者”,也是人民監督網的創辦人。他曾于多年前報道“重慶官員(雷政富)不雅視頻事件”而名聲大噪。此后,朱某峰主動介入了很多地方的輿情事件,撰寫了一系列網文。

  “帖子出來之后,我安排趙某文先幫我借錢給申宗某,等向有關部門反映認定以后再說”。劉某方后來在報案的時候回憶說,“當時是為了穩住申宗某,怕他再發布帖子詆毀政府”。

  看起來,劉市長是出于公心。

  當時劉某方已經從周口市任副市長為止上卸任了。但是他的老部下,鄲城縣政府辦公室主任趙某文,還是習慣于稱其為劉市長。他曾是鄲城縣財政局的局長,2017年以后任縣政府辦公室主任,而且一直擔任鄲城縣千百億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該公司的大股東就是財政局,經營范圍包括貸款擔保,票據承兌擔保,貿易融資擔保,項目融資擔保等。政府官員兼任金融公司的負責人,這樣的兼職,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此后他們的騷操作,讓我瞠目結舌。

  02 蹊蹺的八十七萬

  2018年9月13日下午,也就是那篇帖子見諸網絡三天后,臨近下班時間,申宗某侄子申某接到一個電話,讓他到趙某文辦公室。到了之后,趙某文說要給申宗某還途銳車的車款,經過計算認為是87萬,讓申某打收條拿走87萬現金。

  申某有點懵逼,自己叔叔要了這么久的錢,怎么這么輕而易舉就主動給了?他不敢拿這個錢。趙某文讓就讓申某聯系申宗某,但申某打電話發現,申宗某手機關機。趙某文等人百般勸說讓申某將87萬先拿著,不得已,申某拿了錢,寫了收條:“今收到京NN081車款本息合計八十柒萬元”。

  這87萬現金是從哪里來的呢?據趙某文說,是他“借”的。這就蹊蹺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讓我們來捋一下經過。劉某方說:“八十七萬是我讓趙某文幫我找個人借錢”。趙某文說:“2018年9月10日前后一天,劉某方說借錢給申宗某,劉某方在外地,安排我找八九十萬給申宗某”。趙某文找了鄲城縣千百億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經理徐某春借錢,徐某春稱“今年9月份的一天,趙某文打電話說有急事,借八十七萬”。徐某春坐擁小貸公司,卻又找了包工頭徐某濤借款。徐某濤說,“9月份的一天,徐某春打電話說有急事借八十七萬,我說什么時間用,他說這兩天,第二天問我準備好了沒有,我們就去信用社取了一百萬,因為沒有預約,等了好長時間,從王某景銀行賬戶取的,給了徐某春八十七萬,剩余十三萬我帶回家了”。他說的王某景,是當地的一名律師。然后,徐某春在9月13日下午把87萬現金用一只黑色雙肩包裝著給了趙某文。這期間,無論是徐某春,還是徐某濤,對出借這筆錢都沒有要借條。

  這就戲劇化了。這筆87萬現金,從王律師的卡上到包工頭徐某濤手上,再到徐經理手上,再到趙主任手上,最終給了申宗某的侄子申某。而這筆借的錢,沒人惦記著還。

  鄲城縣政府辦公室主任趙某文當著縣財政局長張某新、縣委辦公室主任呂某龍的面,把87萬現金給申某的時候說:“你們公司不是一直要途銳車的錢,現在財政也沒錢,領導自己想辦法籌到一些錢,這些錢你們先拿著。”

  而此時的申宗某,在飛機上。當天他從三亞飛北京,經過廣州中轉,前后幾個小時。申某聯系不到申宗某。

  申某拿走簽字后,趙某文立即將收條拍照給劉某方,劉又轉發給河南廣電的陳某濤,陳某濤又發給“公民記者”朱某峰,由陳某濤協調朱某峰撤回網帖。

  等申宗某下飛機后,看到未接電話中有申某,就回撥過去。聽申某說完收錢的經過,申宗某立即且明確告訴申某將錢退回,認為這種給現金的方式不正常,如果是給車款必須縣政府同意出具文件且通過財政局正規渠道轉賬。申某立即聯系趙某文說要退款,趙某文卻稱不在辦公室,去鄉下扶貧了,第二天再說。

  第二天早上,申某將87萬現金原封不動地帶到了趙某文辦公室,現場清單完畢后留給趙某文,趙某文稱給了就無法收回,而且替人辦事,收條已經不在他那里了,導致申某沒法還錢。而這恰恰為劉某方此后的報案,埋下了伏筆。

  03 敲詐勒索罪變成尋釁滋事罪

  按照劉某方的邏輯,申宗某索要車款不成,指使自媒體發帖,以此要挾他,然后獲得車款,就是敲詐勒索。但這里面有一個瑕疵:朱某峰聯系申宗某的時間,是2018年9月17日,在那篇報道后的一個星期。

  一位自稱人民監督網朱某峰的人在2018年9月17日13點14分發信息要采訪申宗某,實際采訪是2018年9月18日或19日左右。采訪內容是詢問申宗某是否給鄲城縣領導購買了兩輛進口途銳車以及網傳的涉及申宗某的一些負面消息。采訪過程中,雙方并不愉快,為此還發生了沖突,在沖突過程中導致朱某峰的攝像設備損壞。

  這樣看來,無論是在時間上還是在關系上,申宗某都不存在指使朱某峰的邏輯可能性。詭異的是,警方從未傳喚朱某峰,也沒有對他采取過調查。敲詐勒索罪的證據鏈斷了。

  這里還有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朱某峰此前也發過關于劉某方的負面帖。2018年7月,一位在河南廣播電視臺工作的叫陳某濤的工作人員,給了朱某峰30萬現金,讓他不要再發了。他說,朱某峰沒有遵守承諾。當警方問陳某濤,這筆錢從何而來時,他說,是一個在北京做生意的鄲城人張某升拿的,劉某方不知道。

  警方最后查到張某升。張某升說,他是打抱不平,拿出這些錢幫劉市長了難,是出于“個人感情”。

  陳某濤收到劉市長發的申某寫的收條,馬上通過微信把收條發給朱某峰,要他撤稿。朱某峰說知道了,但一直沒有撤帖。過了幾天,朱某峰讓人把三十萬現金還給了陳某濤。至于張某升,并沒有收回這筆錢,警方也沒有再調查。我一直不明白的是,警方有本案關鍵人物朱某峰的聯系方式,為何一直沒有調查他。

  2019年7月25日,在羈押275天后,申宗某被鄲城縣人民法院判決尋釁滋事罪成立。其判決書對此如此表述:“被告人為了在與鄲城縣政府糾纏車輛使用費中獲取更多利益,采取要挾已離職的前任領導人的方式,逼其出面解決。指使他人在互聯網上發帖,利用信息網絡恐嚇他人,指使被害人受到恐嚇后,自籌資金87萬轉交給申宗某,給被害人工作、生活造成嚴重影響,情節惡劣,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公訴機關的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所辯被告人與縣政府有經濟糾紛,不構成犯罪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截止2019年12月4日,申宗某仍在看守所,迄今為止,他已被羈押410天。

  (以上素材,全部來自2019年7月16日的公開庭審及此后的判決書)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广西快乐10分官网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