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2019-10-22 14:39:16  來源:中國歷史研究院  作者:阿蒙
點擊:    評論: (查看)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1936年11月3日西路軍領導徐向前、陳昌浩《關于馬步芳部隊情況》致電張國燾、朱德,除了介紹與馬家軍戰斗情況、馬家軍所部位置,還提到:

  【“編制:每旅三團,每團三營,每營四連,每連三排;連有五十余支步槍,多系三八式與單一式槍(舊式步槍也叫單打一);每槍子彈十八排,炸彈一個;每團輕機槍三、四挺。”①】

  日制三八式步槍6.5毫米口徑,紅軍使用的槍械多為國民黨軍主流裝備的7.92毫米制式步槍,1936年11月24日徐向前、陳昌浩致電張國燾、朱德反應戰況說:

  【“我們現無能集優勢兵力,弾藥太少,難在甘東地區滅敵,如何速示。”②】

  這也是西路軍失敗的一個原因,既或有繳獲也大多難以補充部隊使用,不過馬家軍的日式步槍是如何得來的呢?我們也將在后文解答這個問題。

  馬麒、馬步芳父子的所謂“禁毒模范省”

  馬麒、馬步芳標榜青海不種大煙,自詡為“干凈土”,偽青海省政府也被蔣介石命名為“禁毒模范省”,那么真相到底如何呢?

  1936年6月,馬步芳代理青海省政府主席。為響應國民黨“禁毒”計劃,將“青海省禁煙總局”改組為“青海省禁煙委員會”,以李天民、譚克敏、魏敷澤、楊希堯、姚鈞、謝剛杰、詹世銘為委員,馬步芳為委員長。按國民黨政府通令,定每年6月3日為“禁煙紀念日”,自6月1日至30日為禁吸禁販期間,勒令各縣于三個月內完全禁絕。偽青海省政府在西寧舉行“禁煙宣傳大會”發表文告,舉行講演,由各中等學校組織宣傳隊,進行宣傳活動。令各縣政府定期舉行宣傳會。隨即派“視導委員”十一人分赴各縣“督察指導”禁煙工作,在全省范圍內進行煙毒大檢查。自6月起,每月定期舉行所謂“禁煙”宣傳大會一、二次,并在全省范圍內進行過大規模煙毒檢查,查獲吸毒犯二百八十二人,煙販三人。

  為顯示青海省“禁毒”的決心,馬步芳將查獲的煙土和煙具在“禁煙宣傳大會”上當眾焚燒。據同年8月“青海省政府工作報告”,自6月以來,共查獲煙具九百余付,煙土一千七百余兩,在西寧大什字、小教場等處焚毀。還給癮君子派發“禁煙藥”。

  只是,這不過是馬步芳掩人耳目的障眼法,馬麒、馬步芳父子在青海不種大煙的根本原因,是青海糧食產量不足。那么,馬麒、馬步芳標榜的“干凈土”實際上是怎樣的呢?

  當時所查獲的大批精致煙具和煙土都為馬步芳所吞沒。而查獲的煙販中,大毒販繳納罰款,取保釋放,毒販繳納的罰款總數為銀元十余萬元,揣入馬步芳的腰包。小毒販“遵照禁煙總監頒發禁煙禁毒治罪暫時條例嚴辦”,曾槍決在樂都、民和南山緝獲的煙販馬有才等,查獲煙土一萬三千余兩,但在公開報告和宣傳中,則僅稱查獲煙土一千三百兩。青海最大的毒販就是馬步芳本人!

  馬步芳又在各縣廣泛設立“戒煙所”和“戒煙藥代銷處”,將所沒收及販運進省的鴉片,以“戒煙藥”名稱,公開銷售。馬步芳開設的新興號、天興德、龐家店、源來店、德昌號、喇家店等都在官廳的保護下公開出售大煙。

  馬步芳支持慫恿煙販(亦稱“馬客”)去川康邊界的黑水、那娃等地販運鴉片,并規定:去那娃的煙販,每匹馬交200元銀幣的稅款,無馬的單人交100元。他還將淘汰下來的槍支高價出售給煙販,煙販交過煙款后,在臨夏、臨潭、卓尼一帶公開販賣鴉片,地方政府無人問津。在青海省內銷售的鴉片只是馬步芳販賣的很小一部分。1943年馬步芳所吹噓的“厲行禁煙”七年之后,僅西寧一處所查獲的煙販(包括販賣與吸食者),即達四、五百人,沒收煙土兩千余斤。查獲的鴉片交由當時開赴新疆的騎五軍運銷,煙犯罰款交保釋放,罰款總數為銀元十余萬元。

  不僅如此,馬步芳還利用手中軍權,武裝販運鴉片。1945年由西寧東關“峻德號”商店派“腳戶”(是民間用騾馬搞運輸的別稱),持西寧商會護照的一張憑據,載運煙土共11馱子,取道民和縣境界,企圖由大河家渡黃河,運往洮、岷等地區銷售,當其路經川口時,被享堂駐軍——騎五軍副官處查獲,該部隊立即報告該處處長馬呈祥,旋接指示說:奉主席電諭,護送過河。

  在這條毒品生意線上,馬步芳甚至與日寇聯手做生意,全面抗戰之前,日寇即在其租界內制造海洛因、嗎啡。馬步芳指示玉樹駐防司令部派親信人員經常赴川、康地區采辦鴉片毒品。大部分則以駱駝或皮筏裝載,越過河西走廊,與寧夏、綏遠等地地方勢力勾結,直達包頭,通過包頭地區的軍閥、土匪、流氓以及日本浪人,轉運北平、天津出售。

  在河西走廊、甘南、川、康一帶收購煙土,每兩不過價值銀元一元,而在平、津的售價每兩高達十五元左右,扣除沿途開銷,利潤在十倍以上。在平、津出售煙土價款,就地購買日本軍火、武器,以充實其反動軍事力量。這就是開篇所說西路軍領導徐、陳報告中日式三八槍的由來。

  日寇投降后,1946年,馬步芳派親信將多年搜刮的大批煙土,運到甘肅臨夏、蘭州、河西等地,交由當地駐軍販賣,獲取暴利。1948 年,馬又派親信陜某,用大木箱裝滿皮鞋,皮鞋內裝滿煙土,以“軍用皮鞋”的名義,持省府的“護照”,運往新疆銷售。

  吸食毒品對社會的危害無需多言,在馬步芳“禁煙”的政策下,西寧地區的吸煙風,雖無河西、寧夏、隴東、隴南之盛,但文武官吏、標營弁兵、紳、商、工、農各界及衙役、乞丐,無論男女,很多吸煙成癮。城市甚于鄉村,漢民勝于回、藏,相習成風。

  不僅如此,馬步芳與日本特務機關相互勾結,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甚至不惜分裂國家。1937年春,南京國民政府派李翰園,去寧夏額濟納旗取締日本特務機關。李翰園破獲了日本特務組織,還抓住了一個“回奸”,一個青海阿訇,馬步芳的親信。李翰園押送其到酒泉,此人就不見了。李翰園要追查此人,馬步芳不滿。同時,馬步芳向李翰園索要繳獲的槍械子彈和其他用品等,李拒絕,雙方發生爭執,馬步芳旋即變相扣住李翰園。李在酒泉滯留了一個多月。后經賀耀祖協商結果:一、不追究青海阿訇事,槍支、子彈、汽油、駱駝等準予撥交馬部使用。無線電臺、卡車和文件一律帶蘭。二、由西北行營派憲兵和汽車隊到酒泉迎護李翰園出西北。再說說當時李翰園抓獲的日本特務頭子,江崎壽夫。他在華的主要任務有:1、在政治上,組織阿、額、育蒙古共和國,即,將阿拉善旗、額濟納旗和青海蒙古各旗聯合起來,與漢、回民族對立;2、在經濟上,利用雨水河資源,在青山頭附近修建大型水庫,作發電和灌溉之用。3、在軍事上,以東廟軍用飛機場為軸,以榆林、延安、寧夏、蘭州、西寧、哈密為半徑,轟炸這一區域的大小城市和農村。③馬步芳部老人曾回憶到,一個非常神秘的日本人,一直在馬家軍工作,直到太平洋戰爭爆發后不知所終。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日寇侵占了沿海一帶,一度打亂了馬步芳的商業活動程序。義源祥所掌握的羊毛,改經玉樹運往西藏,換取英、印布匹、百貨與軍火。馬步芳通過甘肅、寧夏地方軍網的關系,將貨物直接運往河套、張家口,售與日本帝國主義。1941年,馬步芳利用手中的官僚企業,向平津一帶販賣羊毛,此事被國民黨特務機關知曉后,國民黨軍事委員會勒令其停止交易。

  馬步芳封建軍閥的特性決定了其販賣毒品、與日寇貿易以獲取高額利潤,購買軍火鎮壓人民,借以維護其封建統治的種種做法。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馬步芳匪幫瘋狂屠殺共產黨人

  窮途末路

  馬步芳知道抗戰勝利的消息,哀嘆道:“日本怎么這么快就投降了呢?這回共產黨該起來了。”但他卻仍不肯放棄他的青海皇美夢。1949年5月,蔣介石為了拉攏馬步芳與人民為敵,任命其為西北軍政公署長官。馬步芳躊躇滿志地對身邊的人說:“先人沒有辦到的事,我都辦到了。”自詡為“西北支柱”,連日在蘭州舉行大小宴席,招待前來祝賀的親信高官、青海來的著名人士及宗教領袖。此時,我人民解放軍三大戰役結束,國民黨軍隊主力大都被我人民解放軍消滅,馬步芳的封建統治危在旦夕,他多次對軍警頭目說:“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要拼命保命,破產保產。對共匪決不能客氣,寧可錯殺一千,不讓走脫一人!”他還殺氣騰騰地發布了“嚴禁共匪活動” 的十殺令,包括集會、游行、罷工都有可能被殺。

  屠刀首先朝向的是蘭州的共產黨員,馬步芳就任后,在短短的—個月內,就逮捕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300多人。大批共產黨員、民主人士、進步青年、革命群眾在黃河北崖沙溝被槍殺、活埋、裝入麻袋投入黃河,其中有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76人,制造了滅絕人性的“沙溝慘案”,使中共皋榆工委(即蘭州市委)西區工委遭到嚴重破壞。馬步芳對于思想進步的蘭州大學學生更舉起了屠刀。凡認為可疑的,就用麻袋套住被捕者的上身,在黑夜里用吉普車拉到黃河邊,丟入黃河。曾在八月中旬,馬步芳擬在一夜之間,捕殺蘭大學生,經有關人士透露消息,蘭大學生當日解散,馬步芳未得行兇。

  攻心為上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蘭州戰役被俘的馬家軍官兵

  1949年扶眉戰役后,胡宗南的主力被殲滅,已無力與我軍對抗,我第一野戰軍轉變戰略從“鉗馬打胡”變為“鉗胡打馬”。隴東戰役后青、寧二馬被分割,解放西北的戰斗,到了最后的時刻。1949年8月4日,彭老總同張宗遜、閻揆要向一、二、十八、十九兵團,發出攻擊蘭州的預備命令,擬以一部鉗制寧馬軍,集中絕對優勢兵力,首先殲滅青、甘兩敵軍,并準備殲擊新(疆)省可能回援之敵軍。一、二、十九兵團分左、中、右三路圍攻蘭州,直取西寧的前進路線。以第十八兵團六十二軍,鉗制胡宗南部;十九兵團的六十四軍,向甘、寧毗連地區前進,以阻擊增援之寧馬;第一兵團從左翼,由秦安經臨洮、臨夏向甘、青邊境遷回,以動搖青馬守蘭軍心,并攔阻和殲滅從蘭州逃竄之敵;第二兵團的三個軍和第十九兵團的兩個軍,分路進攻蘭州。要求各兵團在8 月9日前完成進攻蘭州、西寧的一切戰斗準備。

  8月6日,毛澤東致電彭德懷并告賀龍、習仲勛,指出:“對馬步芳必須殲滅其主力,……”西北二馬中,青馬戰斗力比較強,殲滅馬步芳部,西北問題就解決了一大半。毛澤東還指出:

  【“西北地區甚廣,民族甚復雜,我黨有威信的回民干部又甚少,欲求徹底而又健全迅速的解決,必須采用政治方式,以為戰斗方式的輔助。現在我軍占優勢,兼用政治方式利多害少。”④】

  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我軍進入回族聚集區,嚴格遵守不進清真寺的規定。

  扶眉戰役后,我軍即將進入甘肅作戰,而甘肅各地是回漢雜居的地區。歷代統治階級,為了便于自己的封建統治,挑撥漢族、回族互相仇殺。漢族勢眾,則有漢人欺壓回民的現象,反之,則回民來欺壓漢人,形成了回漢民族互相以強欺弱的狀態。青寧二馬對于被俘的解放軍戰士,手段極為殘忍,解放軍戰士對二馬匪幫極為痛恨,這種仇恨在戰斗中是好事,但也容易違反俘虜政策,在少數民族地區,又易發生違反民族紀律的現象。馬步芳匪幫又散布謠言,說解放軍“殺回滅教”“強迫回族人吃大肉”等謠言。我軍內部對民族政策也有糊涂思想,有領導干部向彭老總匯報部隊情況時,捎帶提到一件“小事情”:有個別漢族戰士,當著回族戰士的面,說回族戰士不吃豬肉是迷信,還說了些違反民族政策的話。還有個調皮戰士,在開飯時和回族戰士鬧著玩,出了些格,曾引起回族戰士很大反感,鬧了幾天情緒。彭老總反問:

  【“這是件小事情嗎?這是鬧著玩的問題嗎?”“回民不吃豬肉就是迷信嗎?不見得吧?我們有些少數民族干部,已當了高級領導干部,只相信馬克思,早就不存在迷信觀念了。但是,他們還是不吃豬肉,吃了肚子不舒服嘛,思想不愉快嘛。這是從小養成的生活習慣,是民族的生活習慣嘛。”】

  彭老總將民族政策提到戰略的高度。一野部隊都成立了回民灶,教育全體指戰員尊重回族戰士的生活習慣。一野政治部特意提出“依靠政策、紀律打勝仗”,在全軍廣泛印發宣傳材料“三要五不準”。“三要”指的是:一、要嚴格執行政策紀律,尊重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二、要人人開口,個個宣傳;三、要堅決執行俘虜政策,不殺不辱。“五不準”指的則是:不準進清真寺,不準進入回族內房,不準吃豬肉,不準借用回族人民食具,不準私自到回民井中打水。讓廣大的回族同胞知道共產黨、解放軍,同樣是回族人民的救星。

  有句話說的好“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共產黨人此時就已經為新中國成立后做準備了,“現在我們對于回民地區的宣傳工作,還沒有經驗,取得這些經驗,對于今后開展西北廣大地區的回民工作,是有著重要意義的。”⑤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我軍謝絕回族群眾的慰問品

  八月中旬,一兵團到了洮河邊。過洮河,就是回族聚居的地區。部隊立即進行通過回族區的各項準備工作,為了尊重回族群眾的風俗習慣,炊事班把盛過豬油的桶,用開水燙了一遍又一遍,鍋、碗、瓢、勺也都用開水煮了又煮,直到聞不到一點油腥。部隊行軍路經清真寺時,都在寺門前貼上了“宗教信仰自由,保護清真寺,解放軍人員不準隨便入內”的標語。部隊行軍路經或在清真寺附近駐宿時,都能嚴格遵守,沒有擅自進入清真寺的。回民忌豬肉,部隊就在村外做飯吃,不借用回民的鍋、碗等炊事用具。做飯及飲水,盡量用河水。如果用井水,也按照回民風俗,請他們幫助打,解放軍給換工。我軍指戰員打水,在井臺邊放一個臉盆,打水前必須先洗手。各單位改善伙食時,買的羊都請阿訇給殺。群眾住房困難,部隊寧愿露宿街頭,也不進占民房。一兵團一軍三師炮兵營一連在行軍中,突遭大雨,部隊即在附近村莊避雨。村民見我們進村,驚相閉門,戰士們就站在樹下、泥棚下避雨,沒有一個人去敲老鄉的門。村民從門縫中目睹了這一情景,十分感動,紛紛打開大門,要求戰士們進屋避雨,戰士們都婉言謝絕。一位回民老大娘擦著眼淚說:“好隊伍,好隊伍,我第一次看見這么好的隊伍。”一位參軍七、八年的老兵因為違反群眾紀律,組織上要予以開除軍籍的處分,回族群眾說:“留下他,讓他戴罪立功。”雖然減輕了處分但是仍通報全軍。正確的民族政策,嚴格的紀律保證,使進軍途中各民族持壺提漿以迎王師。

  我軍進入新區以來,一些地區群眾由于受到馬匪反動宣傳的欺騙,有的棄家出逃,有的躲入山中,有的甚至全村空無一人。一兵團直趨馬步芳老巢臨夏,途經臨夏城東黃家丈,該村回民群眾擔著開水,提著饃饃跑到二里外的大路上迎接我軍。回民馬成才雙手端著兩碗開水送到戰士們跟前笑著說:“同志們辛苦了,喝口水吧!”寧定城西北三字溝的回民群眾馬仲云、馬維富領著本村十余人牽著兩只白色大綿羊也來慰勞我軍,他們對四團的同志說:

  【“你們是救百姓的隊伍,我們沒有別的東西相送,全村人商議送給你們兩只羊,慰勞咱解放軍,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請你們收下吧!”】

  我軍指戰員非常奇怪,馬維富老漢解釋說:

  【“你們沒來時馬步芳的隊伍說,共軍來了要把回民殺光,糟蹋婦女,強迫回民吃大肉。我們很害怕,可是前幾天我們莊里回來一個在馬步芳騎兵十四旅當兵的,他在固關鎮和解放軍打仗負了傷,戰斗結束后,解放軍的醫生給他上藥包扎,放他回來時又送給他四塊白洋作路費。他還向我們說,親眼看見解放軍不抓兵,不要款,買東西給錢,對老百姓很和氣,大家不要聽信馬步芳隊伍的瞎話。這兩天過隊伍,我們看到解放軍果然名不虛傳。”】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黃河沿岸的河工鳧水牽戰馬過黃河

  部隊過河缺少船只,一位駕船的老漢說:“蔣介石、馬步芳的部隊過河,我說什么都不給他們干,解放軍是為窮苦人打天下的隊伍,窮人不幫誰幫?”在渡河過程中,我解放軍戰士不慎掉下船,船工奮不顧身將解放軍戰士救出,我軍干部向救人的回族青年表示感謝,回族青年說:“我應該感謝你們,你們是解放我們來的。”原來他曾經被我解放軍俘虜,經過教育后回到鄉里。還有為了我軍的戰馬能順利渡河,各族群眾跳入冰冷的河水牽著戰馬過河的事跡。《太公兵法》云:“無燔人積聚,毀人宮室,冢樹社叢勿伐。降者勿殺,得而勿戮,示之以仁義,施之以厚德。令其士民曰:辜在一人。如此則天下和服。”

  紅旗漫卷西風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紅旗插上蘭州城

  馬步芳看到形勢急轉直下,于8月11日直飛廣州、臺北,兩次面見蔣介石,并多次參加國民政府代總統李宗仁、行政院長閻錫山召開的緊急軍事會議,制定了孤注一擲的蘭州決戰計劃。8月19日,馬步芳飛回蘭州,立即以西北軍政長官公署名義下了一道命令:“本署以誘敵于有利地形與之決戰,傷秦隴兵團于蘭州附近,并以有力兵團于洮河兩岸,憑天然障礙筑工事嚴密部署,如匪來犯,決舉全力一鼓而殲滅之。”知道馬步芳決定固守蘭州的消息,彭老總非常開心,“我就怕他不守蘭州!”青馬騎兵多,一旦逃到草原,圍殲敵軍需要更多的兵力和更長的時間。

  8月20日,攻蘭部隊逼近市郊,21日,以9個團的兵力發動猛攻,首戰因為敵軍工事完畢,加上馬步芳多年的封建洗腦宣傳、以及宗教因素影響,再加上我軍連勝之下輕敵,首攻失利,部隊撤下檢討戰役得失。22日,左翼部隊解放臨夏,可隨時進軍青海和渡黃河攻擊馬步芳匪幫側后。馬步芳于24日向國民政府發出了十萬火急的求援電:“竄洮河西臨夏附近之共軍第一軍第二軍,刻正向永端循化進犯,患在腹心,情況萬急!如陜署、寧夏友軍及空軍再不迅速行動協殲,深恐蘭州、西寧均將震動。千鉤一發,迫不及待,務求火速分催,不再遲延。”也發出“看在黨國的面上幫兄弟一把”的哀嚎。所謂“大難臨頭各自飛”,無論胡宗南還是馬鴻逵,各自打著自己的小算盤,這都有利于我軍解放西北,全殲馬步芳匪幫。

  23日,中央軍委毛澤東主席復電彭德懷:

  【“馬步芳既決心守蘭州,有利于我軍殲滅該敵。”“似須集中三個兵團全力于攻蘭戰役攻擊前似須有一星期或更多時間使部隊恢復疲勞,作充分戰斗準備。并須準備—次打不開而用二次、三次攻擊去殲滅馬敵和攻占蘭州。”⑥】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蘭州攻堅

  經過我軍的嚴密偵查和試探進攻,逐步摸清了敵軍兵力部署情況,在蘭州南山,東西兩翼敵軍兵力較弱城內無預備隊,北面黃河鐵橋是敵軍唯一退路。攻打南山陣地就成為攻打蘭州的重點,能否奪取黃河鐵橋是能不能全殲敵人的關鍵。25 日拂曉7 時,攻城部隊向蘭州外圍陣地發起總攻。蘭州城東、南、西三面,幾十里長的地段,數百門火炮猛烈地向敵陣地轟擊,半小時后,步兵發起沖擊,用爆破手段掃除峭壁障礙,用集束手榴彈炸毀稠堡、清除鐵絲網。戰斗英雄劉全魁把手榴彈兩個捆在一起連續投出30對,炸死大批敵人。自己身負重傷,仍不下火線。爆破組被敵人阻止在峭壁前,無法靠近時,第七連指導員曹德榮在兩次爆破負傷的情況下,毅然頑強地抱起炸藥包,趁著手榴彈爆炸的硝煙,爬到峭壁下,手托炸藥包炸開缺口,為部隊開辟了前進通道。董存瑞、黃繼光類的戰士在我人民軍隊是普遍現象,戰士們高呼“為烈士報仇”沖向敵陣。有的連隊拼殺的僅剩10多人,仍幾次命令不肯后撤,戰場上正常情況下部隊傷亡三分之一就失去戰斗力了,但這個慣例不屬于我英勇的人民解放軍。子彈打光了,就拼刺刀,刺刀拼彎就與敵人赤手搏斗。英勇的戰斗下,我軍連克沈家嶺、營盤嶺、東崗坡等敵軍主要陣地。南山陣地一失,蘭州暴露在我軍之下,敵守軍全線潰退,奪路而逃。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解放軍攻占黃河鐵橋

  時第二兵團第三軍已直插蘭州市區,并用火力封鎖了黃河鐵橋,截斷了逃敵的主要退路。青馬部隊至此建制已亂,潰不成軍,官兵互不相顧,各求奪路逃命,戰斗中我軍擊中黃河鐵橋上青馬彈藥車,爆炸、車壓、馬踏、人踩、落水。據一青馬軍官后來估計,僅在蘭州雁灘一地,逃跑時斃于黃河之中的即達4000多人。人民解放軍乘勝追擊,26日中午,解放了甘肅省省會蘭州市。

  戰斗是極為殘酷的,此役我軍殲滅敵軍2.7萬人,斃傷敵1.2萬余人,與俘虜人數幾乎形成1:1的比例,這在解放戰爭中戰役中是僅見。第一野戰軍也傷亡9300多人,涌現出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⑦彭老總打完蘭州后說:“打蘭州,有的團1500多人,戰斗結束時只剩下幾百人。”經此役,馬家軍主力大部被我軍殲滅,剩余的馬家軍潰不成軍四散逃命,繼續危害四方。為了減少我軍傷亡,也為了更快的團結青海各族人民轉入經濟建設,我人民解放軍發動了強大的政治攻勢。

  8月22日,一兵團王震司令員率部解放了甘肅臨夏。曾任馬家軍八十二軍的少將副官長,偽青海省財政部長的馬丕烈先生,接到王震司令員的邀請,在一兵團司令部見面。王震司令員見到馬丕烈問道:“丕烈先生!你對解放臨夏是怎么個看法呢?”馬完全沒有意想到王震司令員對他竟是這樣稱呼,因而放下心中的疑慮。馬回答:“很及時!很好!我很高興!完全擁護,歡迎!”

  王司令員還讓馬丕烈看了墻上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簽署的“約法八章”的布告,還不時的講解一下。王震司令員講解了“約法八章”后,用商量的口氣問:“丕烈先生你可不可以去蘭州給馬繼援(馬步芳兒子,馬家軍接班人)說說,叫他不要再打了。他能打掉第一野戰軍嗎?就算能,我們還有第二、第三野戰軍。他們都可以騰出手來了。你與他有親戚關系,你考慮能不能去一趟呢?”馬丕烈爽快的回答:“很好,能去。”馬丕烈未來得及去,蘭州已經解放,轉而與解放軍進軍青海,繼續勸降馬步芳殘部的工作。此時馬家軍殘部在我人民解放軍強大的軍事威懾下,惶惶不可終日。

  蘭州解放后,馬家軍殘部在西寧為日后的命運開了一個“橋頭會議”,其中有第82軍副軍長趙遂、參謀長馬文鼎、政工處長汪淵、處長李育才、科長楊振華、辛讓;師長有馬振武(馬繼援的堂兄)、譚呈祥、韓有操、揚修戎;團長有馬報武、馬登霄、高登,馬占魁、韓成功、譚蛟、馬全、馬成駿;還有副師長張希珍、馬子駿等人。開始時,先由趙遂作了簡短的說明,他說:“飛的已經飛了,時到如今,我們不能飛的這些人,應該怎么辦好,今天大家商量、商量。”羅炘(時任第82軍副參謀長)發言:“現在我們唯一的出路就是向解放軍投誠,我們大多數人顧慮的是怕解放軍要報紅四方面軍的仇,投誠后會把我們殺掉。可是我想,如果共產黨執行這種政策,它也不會有今天的勝利。”譚呈祥說:“紅四方面軍的仇,我看共產黨一定要報的就是現在不報,將來也一定要報的。”馬文鼎說:“那也不見得,共產黨不會把落在懷里的雀兒捏死的。”還有人把希望寄托在胡宗南反攻西北和美國原子彈炸北平上(這是當時在橋頭流傳的謠言)。190師上校參謀長李少白認為是空想,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李少白意見:“選出兩個代表,給彭老總寫一封請求投誠的信,代表們攜帶信件,沿公路向東與解放軍先頭部隊聯系。”大家推選羅炘與李少白為代表,并推羅忻執筆給彭老總寫信。

  此時馬丕烈也在馬步芳的“洋樓”里找到了八十二軍副軍長趙遂和他的參謀長馬文鼎、一百師師長譚呈祥、一二九軍副軍長韓得銘和師長楊修戎等人。馬丕烈先向他們介紹了臨夏解放的情況,宣傳了解放軍“約法八章”。然后說:

  【“你們不要害怕,一切都還來得及。現在你們能集合多少人就編制多少人向解放軍投誠,立功贖罪。而后,愿意回家的可以把槍枝彈藥放下,騎馬回家。”】

  馬丕烈向我軍代表交出馬家軍殘部準備投降的信件,我軍代表保證馬家軍殘部的生命財產安全。逃至上五莊的青馬第八十二軍副軍長趙隧以下300余名官兵,在軍事壓力和政治爭取下于9月8日繳械投降。馬先生繼續勸說剩余馬家軍殘部,逃至三角城的青馬第190師師長馬振武、騎第八旅旅長馬英等以下1000余名官兵,也于10日至11日相繼投降。9月16日,青馬17名投降將校聯名公開發表投降文告:

  【“正值我們走投無路悔恨交加之時,幸臨夏代表……等趕來勸曉投降”并“蒙派車接來西寧”“迭承解放軍兵團司令、軍長、政委等高級將領召見,懇訓開導”“我們才恍然悟,毅然繳械投降。”】

  9月26日,新編騎兵軍軍長韓起功從祁連到達張掖,向當地駐軍繳械投降。10月25日,馬步芳政權殘留青海的最高官員、馬步芳的表兄、青海省參議長馬元海,率領所部少將軍官馬元祥、馬仲彪等百余人,從今烏蘭縣希里溝到達共和縣切吉投降。這樣,青馬留在青海各地的軍政要員大部歸降,其中將校軍官200余人。曾任偽青海省壯丁司令,在甘肅河西阻擊過紅四方面軍,青海玉樹區國民黨專員馬峻于1949年9月通電起義。至此,馬步芳長期苦苦經營的“馬家軍”便以徹底覆滅而告終。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1949年10月1日西寧人民歡慶西寧解放

  這些投降的馬家軍軍官在解放軍軍官訓練處,通過學習大都能認識到自己以往的罪惡,撰寫了文史資料,為子孫后代得以知曉馬步芳家族在青海的封建統治給人民帶來的災難;也有一些冥頑不化的繼續與人民為敵,被人民政府無情鎮壓,如八十二軍副軍長趙遂。而參加起義的則與青海各族人民一起,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建設新青海,這其中最令人感嘆的是馬樸先生。

比狼還狠,比羊還貪——軍閥馬步芳在青海封建統治的土崩瓦解

  馬樸先生任青海人民政府副主席時講話

  曾參與圍剿西路軍的馬樸先生因為擁護人民軍隊解放青海于1949年12月2日被任命為青海省副主席,次年,馬先生在臨終前留下遺言:

  【“青海解放后,樸得以參加人民政府工作,在共產黨及省府各首長扶植下,為人民服務,從此離開黑暗,走向光明,實引為無上光榮,惟以體弱多病,貢獻無多為憾。……樸病雖已無望,遙望新中國、新青海,在偉大領袖毛主席和省人民政府領導下,前途無限光明。敬希我回族同胞與各族人民,認清敵我,緊緊地團結在人民政府周圍,徹底肅清馬步芳殘余匪特,永遠跟著共產黨走。”】

  馬老先生的遺言成為了現實,新中國成立七十年以來,青海各族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艱苦奮斗努力建設家園,一掃馬步芳統治的污穢,一個嶄新的青海屹立在了中國的大地上。

  【參考資料】

  ①②《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文獻卷上》甘肅人民出版社2004年出版,第372頁、449頁

  ③《甘肅文史資料第1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甘肅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甘肅人民出版社1988年出版,第125頁

  ④⑥《毛澤東年譜1893——1949下卷》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出版,第544頁、554頁

  ⑤《第一野戰軍文獻選編(三)》第一野戰軍編審委員會編著,解放軍出版社2000年出版,第356頁

  ⑦《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戰例選編》一野戰史編纂委員會編纂,解放軍出版社1999年出版,第156頁、160頁

  未見標注的見《青海文史資料選輯》等。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广西快乐10分官网安卓版下载